莫语动态 | NEWS


6月,莫语与您相约,一同寻找嘛呢石!

    西藏的美令多少人神往,在书里、电视里、故事里我们多少次见到它,多少人把去西藏当作一生的一个梦,而当我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,我就知道这个梦是圆不了的,一次邂逅竟成永恒,西藏成了心中永远的牵挂。

    最初征服我的是西藏的山水,我在冬天、春天、夏天都去过西藏,西藏一年四季有不同的美,那种美置身其中和看照片是不一样的,西藏的美有一种力量,西藏的山水是种大手笔,是人类无法改造的,我们皖南的山水也是有名的秀丽,黄山上刻满了字、台阶上爬满了人。这是一种有人参与创造的景观,虽然美但我心中没有波澜,只是静静地欣赏,在这里人是主体。而西藏的美使一切美都失色,美的力量让你无法呼吸不能动弹,是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美,人的力量是渺小的,是无法想象在雪山上装电梯的壮举。

    在藏北夜空下,星星撒满草原,远处是凛洌的念青唐古拉山,有一种裸奔的欲望,恨不得在草原上打着滚,嘴里“啊、啊、啊”的叫着向前奔跑拥抱,此时所有的语言已丧失,只有人和自然。

    在藏区广袤的大地上行走,我见过最多的是石头。甚至可以说,藏区就是一个充满石头的世界。尤其在西藏的中部,满眼皆是灰褐色或灰白色的石山,绵延不绝的砾石滩,以及从石头风化而来的沙土。

这片石头的世界并非悄无声息。人们千百年的行走和劳作,改变了高原的面貌,使之由外在于人的地理景观,转变为与人的生活、生命及幻想密切相关的一种存在。在藏人看来,自然景观与其中的山石草木、飞禽走兽等各种事物,并不是与人的精神相对立的无生命的存在,它们会以灵魂(藏语:拉)寄居的方式与人产生联系。某个人,某个家族,甚至某个民族的灵魂,都会与大地上特定的地点或生物密切相连,并以其作为寄居体。例如在著名史诗《格萨尔王》里,北方的魔王鲁赞将他的四个灵魂分别寄放在一个湖泊里,一棵树上,一头野牛和一条小鱼身上。后来,格萨尔王用宝物分别识破了这四个寄居体,终于杀死了魔王。

无论嘛呢堆、石经墙还是摩崖造像,都是作为一种“路标”或“地标”而存在,被安置于旅行和转经的山口、路口和拐弯处。从实用的意义来讲,它们可以为旅人指示前进的方向,标明行走的路线。这在人烟稀少、地域辽阔的高原,是非常必要的。除了几条主要的交通干线以外,广袤的藏区缺少真正的道路。藏人自古并不使用牛车和马车,也很少修筑道路,长途跋涉就靠两条腿,或以骑马代步。所以,凡是走到看不见路的地带,就会出现一簇簇的石堆,一个接一个,向山顶,或向天际线伸展而去。它们是行路者经年累月,一人一块石子堆起来的。

然而,石头的地标在实用之外还具有更重要的意义。那些标志着地貌转折的山脊、垭口,只有同人的行迹相互交叉的时刻,才会引发有关文化的想象,并转化为宗教和艺术的象征。我在拉萨的时间里,曾多次追随远方来的朝圣者绕城转经。他们中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到拉萨,却知道应当在何处走上柏油马路,在何处拐进狭窄的小巷,沿着千百年未曾改变的朝圣小道,绕行拉萨的各处圣迹。他们依据的路标,便是沿途的嘛呢堆、药王山摩崖造像、布达拉宫石经墙和哲蚌、色拉、大昭、小昭等各大寺院外围的岩石雕刻。散布在全藏区的宗教石刻,虽然只是偌大天地之中微小的质点,却处处标志着人的精神行迹,以点代面地占据了广大的自然空间,从地理环境中凸显出人与其他生命相互联系的本质。通过石头的语言,人能够和周围的山水交谈,与它们认同,从而将外在的风景化为内在的心境,把野生的世界转化为文化的世界。同时,也把一个陌生而冷漠的高原,变成了熟悉的、可以让人“诗意地栖居”的家园。

山石也是灵魂重要的寄居物。由于神灵的寄居,石头便有了神性。

我看见,那些静默的石头就竖立在此生与来世交接的路口,用一种只有内心才能听到的声音呼喊着:

尊贵的亡者,

当肉体与心灵分离,

灿烂奇异的清净法身会闪现眼前。

仿佛划过颤动的河流

越过大地之上的一片幻影。

那即是你真性的光焰,

快与它相认相汇吧!

 

     购买莫语女装,凭嘛呢积分,参与抽奖,即可赢取机会!

   6月,莫语与您相约,一同寻找嘛呢石!

 


【 返回 】
莫语客服
地址: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82号
服务热线:400-861-5018
进入»
莫语客服
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82号
加盟服务热线:400-861-5018
进入»
莫语客服
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82号
加盟服务热线:400-861-5018
进入»
加盟服务热线:400-861-5018
进入»


地址:中国.上海金山区漕泾镇亭卫公路3688号3幢272室 服务热线:400-699-2398

Copyright 2013(c)版权所有莫语服饰 | moyufs.com